与大寂法师略说止观禅修

* 黄亚瑞专访

daji-004

近二、三十年来,依笔记的经闻,东南亚,尤其是地理环境的中立,加上文化的因素,马来西亚这个国家,流传着南传的几种禅修方法,反而汉系传承的禅修方法倒不是常见闻。很幸运在马佛青的安排下,毕业台湾华梵大学的释大寂来到居士林弘法,笔者即向他略略请教了天台宗的止观禅修法门。

首先我向他请教了六妙门的法义,询问他六妙门是智者大师所教导的天台宗止观法门系统中的禅法之一,还是另外一个独立的系统。大寂法师说智者大师的智慧可以互相涵摄,比如小止观、六妙门、十相次第法门、摩诃止观都有些关联性。比如摩诃止观是把圆顿教法诠释出来,而小止观可说是摩诃止观的一个重点,把简要的重点选择出来。而六妙门是针对观呼息禅修的六个方法,前面三个是观呼吸,第四个是有观呼吸,也有观呼吸以外的方法,后面二个则不观呼吸。所以智者大师的这四部止观都有一些关联性。那六妙门是把原始佛教或部派佛教中有关佛陀所讲的呼吸禅修方法抉择出来,这个部份也不是智者所独创的,因为在“阿毗达摩论”和“大频婆沙论”里也有如此的教法,只是论师没有把它叫做六妙门,是智者大师如此称呼。

谈到观呼息,免不了要提到原始佛教的观呼息方法(anapana-sati),大寂法师说比如六妙门这个“随”息这个部份,是跟佛陀讲的完全一样,就是说北传的呼吸法跟南传的观呼息重点就是观察呼气和息气。而南传也有数息法,只是不比北传强调,但佛陀在杂阿含经有讲道:我们有个第呼气的时候知道呼气,吸气的时候知道吸气,长呼息的时候知道长呼吸,短呼息的时候知道短呼息,即他知道其呼息的长短,在这个随息的部份就一致。不一样的是在第五门的“还”和第六门的“净”,这个部份的差异比较大。可是我们发现在“阿毗达摩”里就有,阿毗达摩什么部份都有,比如说“一切有部”和南传“钢叶部”,虽是两个后期分裂的教派,但在它们的源头是一样的,阿毗达摩既然有提到“还”和“净”,可见部派佛教时代也有提出佛陀的这个教法,即是把“还”和“净”放在呼息法里头,只是没有强调它们做为所缘境。

六妙门其中的第四妙门是“止”,在南传的禅修法当中,有的很强调“止”,即是从初禅至四禅的出入。那六妙门“止”的范围是什么呢?大寂法师说智者大师也是有提到修跟证的部份。修即是修的方法,证即是身心泯然入定,或身心消失入定,这个范围就很广,从来到定以上,初禅至四禅,这些禅定基本上必须含摄身心消失。止门修到好的话,应该在来到定以上乃至四禅,至于是那一个禅境,智者大师没有指出来,只要是身心泯然,即是从来到定至四禅的止门的范围。

止跟定有时候会混淆,因为止的范围比较广,而定是较深的止,如三摩地(Samadhi),六妙门的止是否有如此的分界呢?大寂法师说,止它是有程度上的,比如说我们刚开始修的时候,心比较平定,这个也叫做止。但要进入三摩地是要不断的止,止到一个程度,如降伏五盖,生起五禅支,就比较接近定。而六妙门如前所述有修有证的部份,修的时候凝集其心,心渐渐收摄,但还有证,证的时候心就泯然入定。而身心泯然入定时,从来到地定到四禅都有可能。

说到六妙门的第四即“观”,怎样从第三“止”进入“观”呢。大寂法师说,当我们有止的基础之后,我们的心比较寂静,观察力比较锐daji-002利,看到的比较清楚。观察的对象是身、息、心三个部份,身体方面,是观身上卅六物不净(南传是卅二身分),智者大师的观法特殊的是卅六物一层层剖下来,到最后没有剩下东西。这时候会发现,身如芭蕉树,虚幻不实,这个身体一点都不实在。观呼息的部份,是观鼻端的呼息如虚空中风一样,抓也抓不到,无所有、不可得。观心即是心是刹那不住,生灭生灭不已,而六妙门“观”的部份是以“无常”观为基础,来观察身、息、心,但其中含摄有“无所有、不可得”的概念,有般若经的观法,即是当我们把组合的东西拆开来看的话,你会发现它们并不真实存在,这是跟空性智慧,般若波罗蜜相对的部份。

这个观法似乎跟以“四念处经”为主观四个目标:身、受、心、法有相似的地方。如观身,从其四大生灭的现象(色法)体会到无常、苦、无我的三法印。再说观受有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观心的有贪、嗔、痴心或无贪、无嗔、无痴,及观心所生的五盖、五蕴、七觉支、入正道等,最后自然是破身见而证到无我。至于六妙门的“观”法,大寂法师说修四念处主要是观无常、苦、无我、不净来破常、乐、我、净的四颠倒。

至于六妙门的第五“还”和“净”又是何意呢?法师说“还”是指要回溯到我们心识的源头。智者大师说我们一直追察这个源头,这是无尽的旅程,因为我们一直不断的追察,它不断的倒退。表面上我们已找到源头,但深究下去,这个源头不断的消失和变换方位。原来我们执着于世间的实在现象,只不过是一心的造作,那这心又在那里?擒贼先擒王,可是在寻找这个心,也是了不可得。这是还“还”门。

当追寻的过程,我们内在的烦恼不断的脱落,我们内在的本自清净的心慢慢的会出来,慢慢彰显出来。所以清净心,它一直在那边,只是被污染烦恼所盖着,而经过前五门的修习,“净”就慢慢显露出来。

我们常说修行到最后应有个结果。如证得无我、法我(尤指大乘的修法),六妙门的修证的结果是证得无我呢?法我呢?还是二者皆有?大寂法师说,智者大师说六妙门是三世诸佛都会修的方法,也是说诸佛成就前都修过这个法门。而我们修六妙门也是以佛果为究竟,而对于给人无我、法无我,智者大师的六妙门的修法到顶端都要破这个盖障、所智障。

看回中国的禅宗,当证到解脱时有如放下一担子的木柴,而南传的禅修也说证到解脱时心是完全的自由,那六妙门的解脱境是什么呢?是喜贪穷尽,所有的无明都净化了,心解脱了。

禅修是一个非常大的体系,智者大师能把它系统化下来,是否有吸纳当时进入中土的印度大师们的思想和经论?大寂法师说智者最大的特点就是大量吸收了这些年代佛典之后加以判教。他博学多闻,他把在隋朝之前的佛典读完是很有可能性的。他的四部止观,是把原始佛教和部派佛教的基础上融合了空性的、无自性的般若精神把它提升,再加上如来藏佛性的论点,最终把圆教的理念提出来。

谈到近代在东南亚国家所生起的各种禅修法门,大寂法师认为都离不开阿含经,他常鼓励大众把阿含经读一遍,会发觉近代禅师会从阿含经中的某一个重点发挥、强调,其实阿含经不只讲这一个,比如说有些禅法只讲观呼吸和身体扫描,但阿含经讲得却实远超这一些,只是有的禅师以他的实修来强化某个重点。

谈到禅病,大寂法师说应该注意下座时,不要太多走动,因为细法还没散开,很容易得禅病,四大不调。讲到四大,法师说在“四禅波罗蜜”有讲到界差别观。提到现在北传汉系佛教,很多人都在念佛,应该有人跳出来教禅,因为北传禅一直都保留着,没有人教,没有禅法,也鲜少人学了,其实,大寂法师说,南北传禅法都有很多的共同点。

Be Sociable,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